Questions

行政長官答問會(關於當局須提出全面的香港規劃藍圖並配備足夠的專業職系公務員編制和資源)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2013年5月9日下午在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答問會的相關答問:
 
盧偉國議員:行政長官,正如“發叔”剛才所說,維港巨鴨的確為香港帶來掌聲、歡樂和回憶,我兒子小時候和現在我的孫兒,幾乎都是沒有“鴨仔”陪伴便洗不了澡。不過,要香港人長期安居樂業,卻並非哄嬰兒洗澡這麼簡單。我們需要有長遠的城市規劃和各項長遠政策,例如要開發土地,亦要有基建規劃及交通網絡配套,政府亦需要為此投放資源,以及解決與此配合的人力需求。 
 
我想請問行政長官,當局準備何時才提出真正長遠而全面的香港規劃藍圖和相關基建規劃,讓我們知道香港在30年後是何模樣?我們想知道落實的時間表為何,以及我們的可持續發展策略是如何的。 
 
行政長官:盧偉國議員這項提問確實問得非常好,我希望這個問題不單今天在立法會議事廳內提出,還希望盧偉國議 員及香港其他工程師,我們的工程界別、規劃界別人士,以及所有其他專業人士,均同樣把這個問題更多帶入社區中,尤其是帶到年青人當中。
 
在大約10天前,我在香港工程師學會頒獎典禮上的講話便是以此作為主題。我希望我們的新一代可以與例如盧偉國議員這一類資深專業人士一起坐下來,為香港作出長遠的規劃。就這個規劃,我們這一代可以提供一定的經驗和技術,但當中的抉擇應由新一代的年青人作出。因為當這項新規劃中的工程落成時,我們不一定仍活在這地球上,這是一項十分長遠的工作,但亦十分重要。 
 
過去10個月,我每天在特區政府內工作,最少有一場或大或小的會議,小則兩、三人,與司、局長坐下討論;大則二、三十人,與所有相關部門的同事坐下一起討論,所談的正是香港的長遠規劃,這確實是我們十分需要做的事情。接下來,香港人的居住質素,包括樓價高低、租金高低、居住人均面積,以至社會發展、經濟發展,都需要土地,都需要經過規劃和通過基礎建設生產出來的土地。 
 
我經常與社會各界人士坐下探討大家共同關心的社會問題,亦曾經與六大宗教的不同團體座談,連宗教界人士和我會面時,都跟我提出類似盧偉國議員剛才所提出的問題,就是需要土地。要規劃一些土地出來,一則作崇拜地方之用,一則供他們開辦老人院、學校、殘疾人士院舍等。這些均需要土地,而工商業發展則更加需要土地。 
 
剛才有議員問及我們接待旅客的容量問題,這就是規劃,就是土地。所以,我很希望社會除了關心日常和經常發生的突發性事件之外,也關心一下長遠的規劃和長遠的未來,因為這確實關乎下一代福祉的問題。 
 
盧偉國議員:多謝行政長官。我剛才也提到各個專業方面的人力資源需求,亦提到我們的下一代。在這方面,政府真的有需要作出預測、分析,以及提供相應的資源配套。當然,目前亦須確保政府內部有足夠的專業職系的公務員編制和各種相配合的資源。不過,行政長官今年的施政報告和今年的財政預算案,其實均未有在這方面顯著着墨,我很希望你能在適當時候向本會再作補充,交代這方面的計劃。 
 
行政長官:在整個系統裏,人手配置是一個重要的環節,我知道因此亦很感謝,特區政府內無論是局或署的層次,所有與規劃、開發、基建、樓房有關的同事均在過去10個月內,與我和所有有關的主要官員一同努力。我們已開始取得一些初步成果,他們的工作量很大,因此我一定會關心他們在下一財政年度的人手配置問題。 
 
在私營界別方面,目前的人手基本上是足以應付的,但亦會出現一些比較緊張和短缺的情況。除了這個層面之外,還有建造工人這個層面。建造工人如出現短缺,亦可能會窒礙我們的基建和其他城市發展。所以,所有這些方面都要考慮。 
 
總的來說,我們並非缺乏土地,而是缺乏可以開發使用的土地。我們也不缺資金、不缺技術,那麼所缺的是甚麼?就是盧議員剛才所說,一個宏觀而長遠的規劃,以及作出一些艱難抉擇的決心,然後做好人手配置。如果我們這一代人能夠為下一代人做好一件大事,我相信這件大事一定會包括做好香港的長遠城市規劃和基本建設規劃。 

立法會盧偉國議員 博士 工程師 (工程界)
Legislative Council Ir Dr Hon Lo Wai Kwok (Functional Constituency - Enginee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