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ion Speeches

櫻花效應(刊載於2019年4月17日《東周刊》)

        趁清明假期長周末,我夫婦二人與一對自加拿大返香港嘅好友同遊日本關西賞櫻。早上抵達關西機場,一行四人立即驅車直踩「吉野山」。呢度分開下千本、中千本、上千本、奧千本四大區間,有超過三萬棵櫻花。每逢櫻花季節,吉野山到處粉紅花海,而「一目千本」嘅意思係「一眼便看到一千棵櫻花樹」,氣勢磅礡,難怪號稱「日本第一賞櫻點」。可惜今次我地嚟得早咗啲,下千本有啲睇頭,中千本剛開花,上千本、奧千本含苞待放,大失所望。

        還幸去到奈良郡山城,啱啱好趁上「大和郡山城祭(大和郡山お城まつり)」。郡山城本來係日本戰國時代興建嘅古城,不過明治時代嘅廢城令,今城池荒廢。不過城雖廢但櫻花更堅韌,城跡內有上千棵染井吉野櫻,開花時滿眼夢幻嘅粉紅色,雅稱為「御殿櫻」。我地嚟到剛好係該櫻花祭嘅尾聲,滿城櫻花盛放,美不勝收!

        在奈良市內留宿一宵,早上嘆完日式炭火咖啡早餐就離開,驅車南下和歌山。沿途遠近櫻花映入眼簾,順手拈來皆勝景,靚!經過民居見街頭巷尾都栽種櫻花,特別係唔少河溪兩岸櫻花盛放,倍添市民生活情趣,可稱之為「櫻花民生效應」。

       日本每年三月底到四月之間嘅櫻花季節,大量市民出門賞花,再加上訪日嘅外國觀光客,直接使費再加上琳琅滿目與櫻花有關嘅食品、用品、紀念品,為日本帶來龐大嘅「櫻花經濟效應」,誠推動本土經濟嘅好例子也,讚!

立法會盧偉國議員 博士 工程師 (工程界)
Legislative Council Ir Dr Hon Lo Wai Kwok (Functional Constituency - Engineering)